當前位置: 首頁 >> 媒眼看宿
字體大小:
【中紀報】老家的柿子樹
發布時間: 2019-11-29   訪問量:0   保護視力色:

 

中國紀檢監察報 2019年11月29日 8版

回憶里的偷偷摸摸,總繞不開我家門前那棵柿子樹,掛滿小燈籠似的高大的柿子樹。

出家門向南走上兩三華里,會看到一個煙波浩渺的大湖——美麗的成子湖,那是我童年的天堂。時空穿越,我的小伙伴們緊緊貼著樹,做著鬼臉,勾起手指,約我去湖邊,父親發現了,大聲吆喝,讓我趕緊做功課……

父親不在家,柿子樹成了我浪跡成子湖的起點。春天,秋天,我和小伙伴們重復著卷起褲腳,偷偷摸摸到湖里去捕魚摸蝦,你追我趕,歡聲笑語,累了,就坐在岸邊,望著湖心的點點漁帆,湛藍的天空白白的云,鳥兒競逐,相映成畫。

在那個缺衣少食的年代,這棵柿子樹為我那憨厚而又堅強的父親養活一個八口之家,立下了不小的功勞。到了秋天,柿子熟了,紅通通的柿子掛滿枝頭。父親就站在高高的凳子上,小心地一個一個把它們摘下來。我們姐弟幾個站在樹下,爭搶著從父親手里接住柿子,輕輕地放進籃子里。父親用柿子去集市上換回了家里日用的鹽巴、火柴和燈油,還有我們姐弟幾個上學用的鉛筆和橡皮。

每次賣柿子回來,父親總是以沒人買了為借口,留下一二十個柿子帶回家里,分給我們一人一個,再讓母親挨家送給鄰居的孩子,說是讓他們解解饞。碩大的香噴噴紅通通的柿子,真的太誘人了!紅色的柿子,成了小伙伴們在物質貧乏歲月里的一抹光鮮。

許多年來,父親多少次親手摘柿子賣柿子卻從來沒見他吃過一口柿子。小時候我經常問父親:“大人怎么都不喜歡吃柿子呢?”父親總是笑著說:“大人吃柿子會牙疼的!”我當時聽了,半信半疑。

日子一年快一年,那是一個溫暖的春天,這棵老柿子樹卻沒有像往年一樣吐出新芽,古稀之年的父親從春到夏一遍又一遍地給它澆水、施肥,它還是沒有一絲的生機。

再后來,暑假,我帶著愛妻和上小學的兒子回老家小住。天剛亮,我看到老父親緊緊地貼近老柿子樹,躬著背,用手撫摸著干枯的樹干。我走到父親身邊,父親轉過身看著我,我望著他。

又是一個春暖花開的時節,老柿子樹還是沒有發芽。

從這一年起,每到秋天柿子成熟的日子,我都會到集市去買些柿子帶回老家,而父親臉上都會露出滿意的笑容。 “好吃嗎?”我每次都會故意地問父親。“好吃,好吃!”父親總是笑著大聲地回答。吃柿子牙疼的假話,至真、至善、至純。

六年前的那個秋天,老父親安詳地走了。每年柿子熟了的秋天,我會抽空和愛妻帶著孩子買上幾個柿子放在父親的墳前。

父親走了,那無盡的懷念早已把我記憶中的那棵柿子樹催生成了一片浩瀚的柿樹林。

(作者張家龍單位:江蘇省泗陽縣紀委監委)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返回頂部
在农村怎么去赚钱吗